当前位置:首页电视剧资讯

专访都艳:《少年之名》开播,靠什么火?

作者 / 手骨

今晚,优酷《少年之名》首播

导师团和84位少年悉数登场,新面目和回锅肉齐炖,别有一番风味。

节目开场,中国互联网选秀pd第一人张艺兴官方吐槽“前面淘完那么多波了,哪能出好苗子?”迅速冲上热搜。和易烊千玺一样,张艺兴不太喜欢回锅肉这个词:“肉就是肉。人家来一个新的节目,就是一个新的最先。为什么一定要说回锅肉?那我呢?那我也回锅肉?”

众所周知,张艺兴在另一档节目中做过两年pd,这次不想再在台前指点山河,他自动跟节目总制片人都艳提出要当幕后制作人。“少年探索者”易烊千玺也挺厌恶回归肉这个词,为了给这群男孩加油打气,他甚至还送出了一张守护卡给“差点进港失败”的回锅少年苏尔。

事实上,这也是湖南卫视《歌手》/腾讯视频《缔造101》总导演都艳创业后的第一档大型综艺。从0到1,做一档全新的节目,制作团队无比忐忑。

但她很坚定:“《少年之名》不是一档男团选秀。我们的初衷是想做一幅不平输,不妥协,不放弃的中国少年图鉴。”

84个少年,从那里来?

2020年,还做男孩子,尚有没有呢?

刚最先,都艳也没底。

秉持着“英雄不问出处,泛起少年百态”的心态,节目组地毯式搜索了数月,找到了84个少年。

节目组对少年的要求很简朴。首先,至少有一样拿得脱手的一技之长,其次对梦想是有欲望的,不知足、不妥协、不认输。

他们当中,有小著名气的训练生,专业院校的尖子生,也有刚接触行业的潜力股小白,抑或是野蛮生长的纯素人。由于原生家庭情形/受教育水平很纷歧样,性格差异也很大。虽然有的人是小透明,还不自信,但他们身上最难堪的是少年感,都艳萌生了做少年图鉴的想法。

84人,被分成31组。每组少年,节目组都为他们定制了创意短片。为了提高这群人的营业能力,节目组特意为其做了两个月关闭训练。

第一期播出后,新面目像以张艺兴为启蒙偶像的“初C”左林杰,唱粤语歌接地气的李昊许钊豪,台下冷面台上邪魅的崔少鹏,消逝一年多但从未阻止训练的“小狐狸”李希侃等人,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至于这波人能否掀起偶像新浪潮?“一切都交给市场来磨练吧。我们主要目的是把故事真实泛起。比起男团选秀,它会更像一场青春实践。”

张艺兴郭敬明,怎样扛起流量?

刚接到《少年之名》节目组的约请时,张艺兴是拒绝的。

他的理由是,这几年,优质少年已经被“淘”得差不多了。当节目组与他进一步相同要主打少年生长这个历程后,他自动提出愿意站在幕后指导这些少年。说的更详细些,“他更想去看他们现在那里不够,怎么能变得更好。愿意助少年一臂之力,而不是简朴地给少年做判断。”

虽然,各人也同样好奇,为什么会约请郭敬明来做导师?

都艳想得很清晰,真人秀焦点是讲人的故事。某种水平上,她愿意把这个IP当成一部青春影戏来做:“你们不以为郭导是这个题材很是适合的理想人选吗?”不管节目中照旧微博上,郭敬明一边“嗔怪”《少年之名》官博的种种操作像一个铁憨憨,一边愉快认领护犊子导师人设,对节目投入了重大的真情实感,被网友和优酷官方奚落是宣传总监。

原本,各人以为约请郭敬明的加入,或许会与其它导师发生一些针锋相对的名时势。但从第一期看,peace之余尚有一些平庸感。许多网友看完会有点纳闷:“导师们怎么变得平和了?没有那么尖锐了?”

这些都在都艳预想之中。

虽然少了一些话题和冲突感,但都艳以为导师们的目的是陪同和激活,他们愿意给少年一些试错的时机,“现在没做好,并不代表未来欠好。”

换句话说,导师不会为了冲突而冲突,“他们真正讨论的,是那些在成人天下里由于妥协清静衡而逐渐失去的工具,在少年身上尚有。”

在漆黑里发光,不必期待炬火

2020年,女团综艺霸屏,“姐学”走红。

作为唯逐一档聚焦少年的综艺,优酷《少年之名》的精神内核很简朴,即在绝大多数少年照旧“nobody”的时间,把他们挖掘出来,做特训,纪录他们的追梦历程——“只要在漆黑里发一点光,就不必期待炬火”。

节目第一期重点讨论的“回锅肉”议题,在节目组看来,着实外界怎么想他们,不那么主要,反而他们自己怎么看自己,更值得探讨。“无论是哪类少年,无论之前有什么履历,是一张白纸也好,或曾经加入过种种各样的综艺节目也好,生长是不行估量的,也是不行控制的。”

岂论是哪个群体,不管今天是为尊严而战照旧为最初的梦想而搏,只要站上舞台,每小我私人都是拼尽全力的。“或许是让你感应意外的、惊喜的,有可能让你感应不适的,这是真实状态,这也是我希望泛起的工具。”因此,不管是各人看到的《少年之名》第一期照旧后续,他们的焦点目的,始终是展现一群不是被绝对驯化过的,不是整齐齐整的少年的追梦。如它的slogan所说的那样:“拼尽全力奔向你”。

返回顶部